| 德林财经辣评 下半年还有多少雷?

在线金沙官网:德林社 / 公众号:delinshe?发布时间:2019-10-08

李德林:一根阳线改三观,别忘了上半年雷声滚滚
李德林:大家好,我是李德林,欢迎收看由搜狐客户端和尺度APP联合出品的《德林财经辣评》。今天我们邀请到两位嘉宾都是我们的老朋友,一位是昊希投资的董事长朱进明朱总,一位是俊妮。现在大家都在高喊着牛市来了,真是一根阳线改三观。他们忘了年初的时候又大又响的雷炸个不停。
何俊妮:德林掌柜,你说股市年年都有雷,为什么今年的雷又大又多呢?
李德林:挺逗的,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这些雷每年都有,为什么集中在2019年呢?我觉得是那些老板怕坐牢,就是这之前财务造假或者是什么样的没啥事,罚款60万,最多坐三五年,这个引起极大的民愤。他们造假,套现那么多钱,我们的血汗钱都没了,他们怎么跑得了呢?所以现在《证券法》、《刑事诉讼法》都在进行相应的修改,很快就会提交给全国人大进行审议。你想那时候再抓住了,可不是罚款60万,也不一定是三五年,说不定真的就牢底坐穿。
何俊妮:我也听说过这样一个说法,有的老师说以前造假比较讲究,现在造假都不认真了。
朱进明:现在有一个背景,刚才掌柜的说的这个都是果,其实真正的原因,他们为什么跑路,为什么不惧怕造假以后被曝光,因为处罚比较轻,这都是果,真正的原因我自己觉得还是金融供给侧改革带来的金融秩序的整顿。一方面看P2P的暴雷实际上减轻了很多社会的隐患,但是在减轻隐患的时候实际上也引发了一批上市公司参与其中的很多投资不翼而飞。还有一个,房住不炒从去年开始到今年贯彻实施,房价在某些地方又出现了回落,很多以土地和房地产为质押物来做融资的连环嵌套的债务圈里面债务频发引发的暴雷,比如房价如果下跌,土地流拍了,土地价值下降了,没有现金流收入去抵偿债务,这种暴雷很多。
李德林:朱总刚才说的这个,确实有一家上市公司特别恶劣,是一家汽车公司,还特别有名,8月一辆车没卖出去,人家哥儿们干了一件事,卖了400多套房。现在这个雷真是想象不到,花样百出,尤其是一些上市公司特别不要脸,说它账上有钱,举一个例子,说它账上有18亿,兄弟赚钱了,要跟你们同享分红,真正到了分红的时候说,兄弟我分不了了,账上的钱都是假的,没有,甚至可能是被大股东挪用了。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之中,会计师事务所真的应该被吊起来打,你怎么能这么干呢?同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审的几百亿的康得新这一类,各种雷不一样。
何俊妮:还有担心董事长个人丑闻的。
李德林:新城控股,说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
朱进明:新城控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算雷,它只是一次性引爆,其实它的跌幅有限,因为这个公司本身的质地和资产还是可以的。
李德林:我不看好。
朱进明:从未来长期来看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不考虑存在着造假,侵害投资者利益的这种情况。
李德林:这种大背景下这个雷一跌绵绵无绝期,阴跌不止。它的信用一下子出现问题了,银行不敢借钱了,信托公司不敢给你发信托计划了,这种情况下资金就会出现问题。
朱进明:最可能就是被别的一些大的房地产商给接管,还是有出路。不像刚才说的康得新这些基本没出路,而且是一直跌下去,投资者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朱进明:一个跌停不算雷,股权质押企业问题多
李德林:最近有一个特别火,ST信威,在第44个跌停板的时候用5个亿的资金生拉硬拽给撬得当天涨停。人们总喜欢干一件事情,就是玩刺激,火中取栗刀口舔血的这种刺激,它在海外,海外业务我们都不知道。他忘了,现在进入到21世纪,不是当年的银广夏,兄弟们随便去旅游一圈就把它的真实情况摸清楚了,所以太小瞧韭菜们的活动能力了。
朱进明:从暴雷的角度来说,从去年年底的商誉减值开始到今年的财务检查、到金融供给侧改革关于债务的清查方面可能暴雷是比较频繁的。但是这种暴雷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洗洗更健康嘛,就像人生一场病恢复体力以后可能会更健康一些。但是未来还会不会有,我觉得还会有,因为从我们国内目前的经济环境来说,有很多的企业实际上它在多元经营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债务纠纷,现在我们的债务虽然暴雷爆了很多,但是我们企业的负债还是不低的,尤其民营企业的负债率还是不低的。那么如果还是处于一个相对偏紧的宏观环境,就是货币政策偏紧的宏观环境,而且债务纠纷经常是三角债,一个爆了,就会一连串,就像P2P爆了很多上市公司都受影响一样,未来还可能会存在。我关注一点,大量以房产作为质押,以股权作为质押的上市公司,未来在银根偏紧的时候他们也会面临经营上财务上的压力。
李德林:你刚才说的股权质押,以前常规的解禁了套现走人,现在股东质押,把股票价格炒得高高的,然后再有一个比例去质押,质押套现走人,很爽的。雷有五颜六色的雷。
何俊妮:还有一种新手段,把股票转成指数基金然后套现,这是最新的。
朱进明:这是国企改的指数基金,在上海国改里面有一些大的国有企业可以把它的股票转给指数基金。
李德林:你们私募有没有参与?
朱进明:我们不参与,这里面是比较复杂的,首先这个股票是成分股,能不能转成指数基金,有没有哪个基金公司能够接受,这是另外一回事,并不一定都能实现。
李德林:朱总,其实我们老百姓真的是怕踩上雷,比如信威,现在跌了将近90%,基本快没了。我知道这两年基金也踩得怦怦响,尤其是冠军基金,那炸的是外焦里嫩,什么任泽松这一类踩雷无数,你们踩过没有?
朱进明:我们没有踩过。
李德林:你怎么说得那么不干脆?
朱进明:如果说有过的话,不是连续跌停下去,一两个跌停就完了,是一个政策性的事件,是一个事件性的东西,不是公司基本面发生问题,不是突发的黑天鹅类的。比如去年我们买了一只医药股,后来它一个产品没过关,出现一个跌停,这不算雷。这个不是一个大问题,市场一个跌停完了就恢复了。但是大多数时候市值损失20%以上的雷,我们很少遇到,基本没有。
朱进明:下半年的雷会少很多,重点还是债务危机
何俊妮:下半年还有哪些雷,上半年中报已经披露完了,该爆的已经爆了。
朱进明:下半年来说雷相对少很多,财务上爆了以后,今年中报来看都还不错,我们看的科技股,计算机、通信设备这些,相对来说业绩还都不错,现金流收入也都不错。最可怕的,包括港股目前的状况来看,地产公司尤其有一些物业为主的公司可能有一些风险,因为房住不炒,包括新地的供给比较少,而且房价控制住,只要它的现金流出现问题,有可能会有一些风险。
何俊妮:有一种说法是横盘五年。
朱进明:很多上市公司海外的债券、美元债券利率都不低的,都要七八十左右。
李德林:你现在说的这个雷,它可能是因为一些行业因素然后导致它的业绩无法达到预期,就像涪陵榨菜,它出现了一定的业绩瓶颈的时候需要打开它的天花板,这时候业绩上面的增长空间可能不会那么大。包括市场上的茅台酒炒到2600,实际上有一些囤货囤的实在太多,资金压的太多,假设你囤了五个亿的茅台在那儿,怎么办?你需要钱,2600人家说兄弟2000卖不卖?就得卖。茅台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种业绩不及预期需要进行换挡升级的过程。
朱进明:这个严格意义上不属于雷,真正的雷或者不可测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债务问题。另外一个是诚信问题。
何俊妮:我还想到一个雷,上半年上市公司的老大关进去的多,出问题的多。
李德林:实际也是因为资金的问题,这两年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词去杠杆,去杠杆倍数。有的地方一刀切下去,你的业务进行收缩,但是同步的债务没有收缩下来,实际变相加了杠杆,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资金可能出问题。刚才朱总讲到P2P为什么那么高,我相信绝大多数玩P2P的人也不想跑路,也不想去跳楼,不想骗人,但是这个市场上的好资产真的是越来越少,怎么可能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好资产。现在中国首富的那些公司,从原来的万达到阿里或者腾讯,它们每年的收益率是多少?你一般的公司比首富还牛?我觉得少。
朱进明:现在中国经济出现换挡期,新常态新时代,经济到了换挡期,不是以前突飞猛进的阶段了,各种资产收益率自然会下降,只要下降,你原来借的旧有债务本来债务利率是很高的,现在你的资产收益率下降,无法抵偿债务,很多经营性的风险就来自于这儿。
何俊妮:还有罗静,诺亚那种雷怎么防?
朱进明:那种也是属于P2P的,我们一般去看在A股里面选择的公司的公告,不太会投资P2P。去年有一个公司拿了几个亿的钱做投资,结果公司跑路了,也是一个科技类的公司,一下子暴跌,好像叫国民技术。类似于要看它的投资,如果这个公司确实有钱,都投到经营上我们还是放心,但是买了很多理财或者投资某一个私募或者买了一个PE,那我们就得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盲目投资可能会造成投资的风险。
李德林:其实对于很多的中小投资者来说,刚才我举的各种雷,回归常识就很好。朱总讲过,人家没赚那么多钱,你做同样的事你凭什么赚那么多钱?2018年到2019年上半年暴的一些雷,明明账上有那么多钱,还进行高息融资,这个不是脑子有病吗?你存在银行的利息是多少?你贷款的利息是多少?谁会去干这些事情?尤其民营企业,我们很理由怀疑它是假的,违反常识,这边口袋有钱,那边口袋还借更多的钱,合理吗?不合理。还有罗静这种,罗静这个事爆之前,跟漫威之父打官司,人家说我没同意,怎么能在中国这么干?很显然诚信有问题。当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想方设法做一些违背常识的事情,其实我觉得对于选股票来说真的没那么难,炒股票还亏钱,简直是开玩笑。
何俊妮:诚信问题太多了。
朱进明:也不仅仅A股,实际在国际上这种公司也很多,像港股今年上半年很多被做空的,比比皆是,可能10分钟90%就没了。
李德林:造假的就应该跌。
朱进明:过去可能也是牛,翻了好几倍,但是用了两三年,结果10分钟就跌没了。
李德林:你说的牛股跟人造美玉是一样的,画皮揭开以后惨不忍睹,当然应该死掉。
朱进明:所以在成熟市场里面也有雷,美国也有雷,很多中概股在美国上市,半年以后基本从上市的二十几钱跌到三四块钱,别看美股是大牛市,美股现在离牛市纳斯达克最高点只有2%了,历史最高点在过去十年里面翻了五六倍,但是美股跌百分之八九十的股票很多很多。
李德林:你刚才说的美国那边除了安然事件以外,通用这么大的企业同样爆出财务问题。雷在什么时候都会有。
何俊妮:但是美国有做空机制,有浑水公司。
朱进明:中国也有,现在也逐渐有了做空的机制,而且有独立的财经媒体像尺度,发现这种雷。
李德林:对于中国的A股来说,现在监管机构有大数据,这个大数据除了二级市场操纵的以外,真的超乎我们的想象,就是什么样的公司有什么样的风险,他们真的有一个数据来进行监测,不是说像原来一样可以去瞎搞的,除了我们前面说到的现在法律严刑峻法,监管的数据系统对他们跟踪得也非常密切。对于我们中小散户来说,对于我们广大的老百姓来说,雷真的不是我们能够防止的,还是那句话,回归常识,就会让你在投资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其实有一句话说,你不是我的客户,但是我出门还有更好的客户,用在我们炒股票是一样的。这个机会没有抓住,躲过了这个雷,其实还有很多的股票是有机会的。
德林掌柜:炒股就像谈恋爱,别见着美女就心动
何俊妮:其实刚才两位老师也说了雷还是挺难去避开的,包括今年,其实小股民也都挺难的,像这些暴雷的都是东阿阿胶、大族激光这些平时大家觉得很好的股票,那我们还有一些什么样的办法可以真正在股市里有比较好的收益?
朱进明:现在这个市场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工具,一个是指数基金,像指数基金按50成分股这种,指数基金也有,也有按行业分的像科技股的或者说消费类的行业指数基金,我们可以选择这些。我们投资科技股,科技股里面还有通信板块通信行业这都有类似的指数基金。如果我们看好的话,我们又无法避免买了一两只股票,爆了一只就赔惨了,买一揽子,其实就是买行业指数基金是比较好的选择。另外,资金规模大一点的可以选择一些类似于长期风格稳健,而且在市场里面生存能力比较强的私募基金也可以。
何俊妮:我觉得要是有钱的话就请朱总打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李德林:像他们私募也好,公募也好,他们都有一种专门的研究机构给他们提供支持,最苦的就是常说的韭菜,什么都没有,信息也不对称。
朱进明:不,最苦的反而是我们做投资的人,因为我们的责任要更大。
何俊妮:没钱资金量少的我们就去上尺度APP跟着德林掌柜炒股就行了。
朱进明:一起排雷。
李德林:实际上对于我们中小散户来说,往往是雷已经在头上炸了才知道。这个市场里面事出反常必有妖,炒股票为什么会亏钱?
朱进明:炒股票肯定都会亏钱,早就是铁律。
李德林:在我这儿从来没有亏钱一说。
朱进明:721,10个人炒股,7个人赔钱,2个人保平,只有1个人赚钱。
李德林:我都是用最朴素的视角去看上市公司,所以说我看不懂的我坚决不买,这是一个。巴菲特有一句话,他看不明白的上市公司他坚决不买入。那我们散户比巴菲特还厉害吗?
何俊妮:巴菲特推荐的基金只有一种,指数基金。
李德林: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如果要去买某一只股票或者几只股票,那我一定得去了解清楚。现在很多人都存在一个投资误区,“别废话,给我来一个号码”,然后过两天,“兄弟这个票是不是要卖?”这种人我建议就不要去炒股票,去买专业机构打理的公募基金也好私募基金也好,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但是你要想去买股票,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回归常识,你看得懂的,就像你提到的涪陵榨菜,尺度APP上有一个小伙伴特别牛,跑不同的超市翻涪陵榨菜,发现居然还有1月和去年12月的榨菜,他发现卖不掉,这个涪陵榨菜的市场出现瓶颈,不一定是公司有问题,市场可能出现了一个瓶颈。哥儿们把票抛掉,没多久跌了20%多。其实对于我们的中小散户,回归常识看问题,怎么会亏钱呢?
你们不要骂我,炒股票虽然没有祖传的手艺,但是亏钱一定是你对自己的钱,对你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因为我们投资也是人生的一部分,那么你既然想你的日子想你的人生更加丰富,那么你就对自己的钱负责任一点,要多多了解你选择的标的。炒股其实就跟谈恋爱一样,别见着美女就心动。
尺度APP上还有很多投资高手,每天都在分享他们的经验和观点。规避风险、挖掘价值,就上尺度APP。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尺度APP
右边给我一朵小花花

关注德林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